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六合图库 > 多数据流 >

财务数据不匹配?库存量大跌?交大昂立回复上交所九连问

归档日期:06-11       文本归类:多数据流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去年,交大昂立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逾400%。各业务板块毛利率到底多少?营业收入为何与现金流不匹配?库存量怎么大幅下降?

  5月22日,以“昂立一号”等保健品红极一时的上市公司交大昂立(证券代码:600530)发布《上海交大昂立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回复的公告》,就此前上交所关于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中的问题进行了回复。

  此前的5月7日,交大昂立发布公告,称收到《关于对上海交大昂立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要求公司从行业经营情况、财务会计情况、信息披露事项等方面进一步补充披露公司经营、资产减值等问题。

  去年,交大昂立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逾400%。各业务板块毛利率到底多少?营业收入为何与现金流不匹配?库存量怎么大幅下降?入股的泰凌医药去年亏近10亿,确认投资亏损、计提减值有没有问题?在回复函中,交大昂立一一进行了解释。

  作为保健品公司,交大昂立的毛利率披露问题首当其冲。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表示,交大昂立主要业务是保健品及食品的原料及终端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板块分为工业、商业、房地产业等,毛利率分别为33.15%、36.12%和61.06%。但是从分产品的情况看,仅分为保健品和其他,毛利率分别为69.85%和40.44%。

  上交所要求交大昂立补充披露各业务板块的具体业务、对应产品、成本结构、盈利模式,并分析说明各业务板块毛利率水平及其变动情况的合理性。

  对此,交大昂立表示,公司工业板块主要负责保健品及食品的原料及终端产品的研发、生产,主要为股份公司及下属子公司湖南金农生物资源股份有限公司自产产品及委托加工产品的研发与生产,工业板块毛利率为33.15%,均为2家公司生产的产品实现销售扣除对应销售产品的材料、人工、制造费用后的利润。

  商业板块主要负责保健品及食品的原料及终端产品的销售业务,主要为公司通过下属各销售子公司实现产品终端销售,销售产品基本来源于股份公司及湖南金农,商业板块毛利率为36.12%,均为各销售子公司实现终端销售扣除产品采购成本后的利润。

  交大昂立列举东阿阿胶、哈药股份、新光药业和江中药业等四家保健品公司的工业和商业板块毛利率,表示毛利率处于同行业中间水平,毛利率水平合理。

  针对房地产板块,交大昂立表示,房地产业务板块为不动产租赁业务,该板块盈利模式为公司自有不动产的租金收入扣除相关成本即不动产折旧后产生利润从而实现盈利。由于利润占主营业务毛利较小,且毛利率受不动产性质、地域分布等因素影响,与同行业无可比性。

  交大昂立在回复函中披露了自产产品和委外产品的毛利率。其中,自产产品中胶囊毛利率达74.78%,委外产品中植提毛利率最低,为24.48%。

  交大昂立在年报中表示,公司报告期末库存商品库存量大幅下降,昂立多邦和益生菌的库存量分别减少45.30%和77.92%,昂立一号库存量为0。对此,上交所要求交大昂立解释库存量大幅减少的原因和合理性。

  交大昂立表示,该数据为股份公司的数据。库存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报告期股份公司主要对外销售业务转至下属子公司,故年末所涉产品昂立多邦及益生菌库存量大幅下降;昂立一号考虑规格调整,产品规格由原来的 500ML/瓶调整为100ML/瓶,暂无安排生产,导致股份公司昂立一号产品期末库存量为0。故上述数据与公司年度报告期末库存商品无可比性。

  此外,年报显示,报告期末,交大昂立存货余额为6370.16万元,其中库存商品4544.44万元,原材料1450.86万元。公司对库存商品和原材料分别计提跌价准备477.79万元和26.42万元。

  计提跌价准备是否合理?交大昂立表示,2018年公司原材料期末余额为1450.86万元,其中用于生产保健食品原材料996.15万元、植物提取物原材料454.71万元;库存商品期末余额为4544.50万元,其中保健食品系列2421.19万元、植物提取物系列2123.31万元。

  交大昂立称,对于未超过保质期限的保健品售价一般大于成本价,无需对该等保健品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的相关规定,公司每年对生产、销售过程中过期、毁损的保健产品进行报损处理,2017年报损502.38万元,2018年报损215.96万元,经董事会批准后均已计入当期损益; 对于植物提取物系列,公司每年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对于出现存货跌价迹象的产品进行评估,按照成本与可变现净值孰低的原则对存货计提跌价准备。

  上交所表示,分季度财务数据显示,公司上半年的营业收入显著高于下半年,但现金流数据显示,公司上半年经营性现金流均为流出,第三、四季度经营性现金流转为流入状态。同时,公司第二季度和第四季度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明显偏低。对此,上交所要求交大昂立解释分季度财务数据大幅波动和不匹配的原因。

  交大昂立表示,公司上半年的营业收入显著高于下半年,但公司上半年经营性现金流均为流出,主要原因是公司产品销量因季节性因素影响,第一季度为公司保健品销售旺季,实现营业收入较高;公司主要客户应收账款账期分为90天、75天、50天不等,由于公司在2018年上半年发放年终奖并缴纳2017年度企业所得税,故导致公司2018年上半年经营性现金流均为流出;第三、第四季度公司无上述影响,且公司在第四季度收到联营企业往来款3000万元,故公司下半年经营性现金流为流入。

  公司第二季度和第四季度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明显偏低,主要原因是公司于2018年6月减持兴业证券,导致第二季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相应减少;公司第四季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在第四季度确认泰凌医药投资损失2.11亿元,并对该项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损失3.24亿元,合计减少公司净利润5.35亿元。

  数据显示,2018年,交大昂立实现营业收入2.49亿元,同比减少7.7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06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5.49亿元,同比大幅下降415.42%和2753.42%。对此,交大昂立主要归因于巨亏近10亿的泰凌医药。数据显示,2018年泰凌医药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9.58亿元,同比下降679.72%。

  年报显示,交大昂立公司持有泰凌医药35791.9万股,持股比例为22.28%,公司对其作为长期股权投资进行核算。报告期内,公司确认权益法下相关投资损失2.11 亿元。同时,由于泰凌医药2018年经营状况及股价持续下跌,出现明显的减值迹象,公司对该项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损失3.24亿元,全部计入当期损益。上述事项合计减少公司净利润5.35亿元,是公司2018年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

  交大昂立表示,2018年泰凌医药亏损主要原因是对无形资产松栀丸计提全额坏账准备7768万元、计提来自于终止经营业务的前供应商的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9064万元,与终止经营业务有关应收账款坏账准备2.71亿元,与持续经营业务有关应收账款坏账准备1.65亿元;2018年12月31日可换股优先股金融负债部分的公允减值下降3.05亿元。

  泰凌医药2018年年末收盘0.85港元/股,较2017年年末收盘价下降54.67%。交大昂立称,由于泰凌医药存在上述减值迹象,交大昂立做了相关的资产减值准备,并称公司长期股权投资确认投资亏损、计提减值是合理的。

  泰凌医药曾是交大昂立进军大健康产业的重要一步。Wind资料显示,泰凌医药的经营范围是在中国从事研发、生产、销售及分销医药和疫苗产品,同时向供应商提供市场推广及宣传服务,是中国最大的药品及疫苗第三方推广销售服务商,其自有产品涉及中枢神经系统、抗感染、抗肿瘤、心血管等多种治疗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自上市以来,交大昂立风波不断。启信宝数据显示,交大昂立在最近的3年中,一共收到了13起上交所下达的对于违规行为的处置,其中有警告、有问询、也有公开批评。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交大昂立第一次违规被处罚,上交所就“关于公司未按有关规定及时披露转让下属参股公司上海风火轮物流有限公司”等四个问题给其发整改通知。

  2009年6月,交大昂立原总裁兰先德及其范小兵、叶文良在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受审,3人被检察机关指控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总金额高达1.5亿元。一年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兰先德犯职务侵占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挪用资金罪三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范小兵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叶文良犯职务侵占、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12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三人非法所得依法予以追缴。

本文链接:http://lcvam.com/duoshujuliu/521.html